祝宝良 教授

祝宝良教授:
各位来宾,早上好!很高兴每次来参加这个活动都有很多的收获,今天听了曹老师的报告特别有启发,特别是提出来在SDR后期,也就是中国融入全球经济,然后你又是第二大经济体的条件下,我们宏观调控的整个目标、框架、政策组合到底要做一些什么样的改变。刚才陆局也讲了我们现在主要政策框架可能是1993年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基本框架。实际上在这个框架之下,我们也有些改变,我印象里面从中国的十一五规划开始,在原来四大目标基础上增加了一些结构性目标,我们提出来节能减排目标,产业结构的目标,包括一些研发的目标在我们的宏观调控里面出现了。到亚洲金融危机以后,我们也把金融稳定的目标考虑进去了。但是,当时我们的市场机制、开放程度没有那么高,金融对外融合度也没有那么高的情况下,当时金融稳定还不是一个主要考虑的问题。
所以我们看到这几年,特别是在十二五规划这五年,我们在做年度计划的时候,除了经济增长、就业、物价、进出口,我们把一些重要的结构性指标放在里面去,也就是说这么一个政策框架既考虑经济学意义上的短期,经济学意义的短期就是要素的配置短期不变,在这种情况下,宏观调控短期主要通过需求政策。我们一旦把结构性指标放在宏观调控目标里面,我们可能就要进行结构性的改革,要通过一些微观主体的要素、价格的配置,使得要素重新配置,带来一些结构性变动,我觉得是这么一个政策框架。
曹老师在这个基础上进一步的考虑到去年我们加入SDR以后,整个金融体系融入大市场以后,在这个情况下怎么重新构建我们宏观调控体系,这时候金融稳定性就非常重要,曹老师刚才反复讲了。这里面这个框架是非常重要的,在这个框架之下我想再加一点点,我们过去搞的市场经济,包括宏观调控的四大目标,加上我们的结构性目标,我认为那个时候的经济还是可以用商品经济替代。商品经济什么特点呢?大家都知道工资是刚性的,价格是黏性的,也就是说宏观调控的过程当中尽管也有困难,但是他给调控留下来足够的时间,这个时候理性预期,我们在做我们价格模型的时候,我们的理性预期,预期价格是怎么波动的,我们甚至预期到商品价格等等做到模型里面。这个时候宏观调控的预期是零预期,中央财政也好、央行也好,你的政策越能改变我的预期越好,实际上就是我告诉你不让你预期到我做什么,通常政策出来往往发挥很大效应。所以过去央行的做法,包括最早格林斯潘的说法就是如果你理解我的政策你就理解错了,如果你没理解我的政策就理解对了,他就是这样的调控模式。中国我认为这几年我们一直是这样做的,简单的一句话,我们对市场平衡的不好。如果我们加入了SDR以后,金融市场纳入到我们目标调控里面,金融市场有什么作用呢?它的价格瞬间就改变了,不是刚性,也不是黏性的,瞬间就改变。这时候如果用传统管理预期方法再管理我们的宏观经济,我们就发现问题层出不穷。去年8月11号到今年1月份,我们稍有波动就带来市场巨大的波动,这个时候的规模效应也好,溢出效应也好,全出来了。
我再给大家讲一个什么概念呢?除了设计好我们政策框架以外,调控目标、调控工具以外,现在怎么管理我们的预期,成为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我记得今年1月份汇率这么波动,我当时说需要周行长出来给市场做一个交流。所以周行长在财新杂志上那个文章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要告诉市场到底该怎么做,不能沿用原来格林斯潘的做法,说你听懂了就是听错了,听错了就是听对了,要给市场比较明确的预期,告诉市场我在干什么事,引导这个市场的预期,这是我们在未来做宏观经济框架里面非常重要的一点。曹老师刚才说这是非常大的工程,后面政策框架怎么设计,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这是我讲的第一个问题,曹老师的报告指出了非常高的研究方向,特别是在座的各位都是学习经济学的,我们的研究还要进一步做下去。这是我讲的第一点。
以后的预期,在我们的价格模型里面,这个预期到底怎么放?金融对宏观经济的作用到底怎么说?我们觉得面临很大问题。我们单位是做数量经济分析的,后来我们发现这几年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在我们的模型框架里面没法再做了,所有的这些都取消了。大家唯一解释就是预期,预期是怎么形成的?特别是对金融这些行业的预期是怎么形成的?过去我们讲的适应性预期,理性预期,解决商品市场的时候还管不管用了?这些都是需要我们做的。
第二点,结合这个政策框架,实际上刚才何帆也讲了,我们现在的宏观调控目标,何老师说的很清楚了,可能把增长目标和就业目标往后放一放,把价格稳定和国际收支,再加上结构性指标,可能成为我们未来调控的主要目标了。这个思路我觉得基本上在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包括今年马上开的两会,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主要的思路。为什么这么讲呢?当然我也不是说经济增长不重要,确实是非常重要的指标,为什么这么讲呢?我觉得目前在讨论我们短期经济问题的时候,很多问题确实理论上解释不清楚。刚才何帆老师把经济增长和就业的关系,强调了服务业比例上涨以后的作用。但是谈到价格的时候,我非常纠结,我们现在有一个词叫结构性通货膨胀,还有人讲现在有可能出现通胀甚至滞胀,结构性通货紧缩有可能演变成滞胀。还有人说现在我们结构性通缩正在演变成全面紧缩,就是中国这么一个现象,我看到分析的是有两种不同观点。再深入分析下去,确实这里面有矛盾,矛盾在哪呢?第一,我们看到这几年包括我们楼继伟部长一直在呼吁,就是过去五年中国的工资上涨幅度远远超过劳动生产率上升幅度。大家在座学经济学的都知道,生产成本大幅度上升一定带来成本推动性的通货膨胀,我们现在不看结构,但是这里面也可以有结构问题部分解释价格上升,但是对全面价格上升解释不了,就是通货紧缩也好,结构性通货紧缩也好,怎么解释?这个里面隐含两点,我们做生产函数就知道,劳动生产率下生之后,我们假定生产函数,规模报酬不变,劳动生产率超过的工资上升,第二个是劳动生产率本身在下降,经济增长在下降,反映出来生产函数是什么呢?资本产出在下降。第二,劳动生产率也不高,大家说现在用机器人代替劳动,既然投资产出是低的,为什么还大规模投资?
第二,M2和M1的问题,过去我们做M2和物价方程关系的时候都知道,货币投放之后半年对经济开始发挥作用。第二,M2的增长速度和GDP的关系,超过现价GDP四个点就行了,因为有个货币化的过程。前几年我们看M2超过GDP多少?已经七八个百分点了。从需求拉动的角度来说也没有通货膨胀,还在通货紧缩。另外,过去还有一个解释,就是M1对物价影响远远超过M2,过去我们也用M1讨论,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我们M1已经涨到了非常高的水平,今年一季度已经超过18%了,还有人说我们出现通货紧缩的问题。这时候我们把价格稳定住了,我们政策到底怎么讨论这个问题?
另外,我们要有效益,我们的投资要有收益,现在我们的投资没有收益,我们用什么政策框架来实现这个问题?我现在研究很纠结,我说不知道怎么办。这是从传统经济理论解释,唯一解释的是什么问题呢?现在中国主要问题真不是一个需求问题,就是一个结构性问题。这个就是我们去年参加了中央财经工作小组第11次报告起草,我们就是想解决这个问题,我实在解释不清楚了,主要的问题就是结构性问题。第二,我还提供一个案例,什么案例呢?如果我们把中国跟其他世界上主要大国比,包括一揽子货币里面国家物价相比,我们也发现这个规律,像美国、日本、欧洲他的CPI基本上是零,个别是负的,今年1、2月份美国核心通胀快接近2%了,但是不考虑这个,跟咱们CPI一样的统计,这些国家基本上是在零左右,他们的PPI同样下跌了大概3%左右。我们国家是什么概念呢?CPI在1.5%-2%的水平,我们PPI下跌幅度是多少?5.2%,现在是5.7%。由于全球经济不好,全球贸易价格一致的话,CPI的零对PPI的3.2%,可能是全球现象。按照这个规律,我的CPI是2%,我的PPI是负1%可能是一个现象,但是多出来这个怎么解释?我们输入型的是多大?去掉出入型的就是负3%,和美国、欧洲、日本一样。超过这些是什么呢?就是结构性问题,就是要去库存、去产能,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去杠杆怎么去?曹老师和何老师都在讲,去杠杆甚至是稳杠杆是更好的说法,但是我们当时起草文件,我们理解是降企业杠杆,就是企业负债率太高,我们企业负债率现在160%,你的利润只有5%左右,企业利润基本上就还息了,没有能够发展经济了,实际上应该加中央政府甚至地方政府杠杆,来降企业的杠杆,这么理解就对了。所以,我自己还是强调是不是还是应该沿着去杠杆、去产能、去库存、降企业的杠杆,同时补这个短板的思路,来设计我们现在的政策。这个政策我觉得大的宏观调控目标和曹老师说的一样,短期怎么弄、中期怎么弄、长期怎么弄。我们和曹老师讲的时间上没有太大的冲突,设计了一些政策取向出来。到了最后的政策取向来,大家殊途同归了,更多的强调财政政策的作用,货币政策的问题还要考虑,没有那么大了。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到底目前中国的问题是结构性的通货紧缩会演变成全面通胀,还是继续演变成全面通缩的问题。是不是我们仅仅局限于看PPI和CPI,看GDP。这个时候资产价格怎么纳入到这个框架里面去?如果把资产价格纳入进来,我们看到我们的泡沫的问题,我个人认为是非常严重的,这两个星期,大家看到北京房价涨幅超过我的预期,就是一两个星期涨幅接近20%。原因是什么呢?陆磊刚才没讲,我自己的解释就是美国经济没有原来预期那么好以后,有可能资本又回流到中国来了,只要回流过来,我们的资产价格泡沫要出来。这些问题就是国际上的协调,或者20国首脑会议要讨论这个政策的设计,要讨论结构性的改革,刺激经济增长主要的政策框架,短期之内我觉得就差不多了,要管住到中长期的结构性问题。我看到昨天20国首脑会议上楼部长的讲话,在20国范围内讨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但是这个东西很难形成共识,短期政策可以形成共识,中长期结构性政策很难形成共识。是不是往这方面进行一些研究,以邻为壑的政策大家还是在做,因为伯南克讲了谁先贬值货币,谁的经济先复苏,这一点是没有办法的。

友情链接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