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良 教授

宗良教授:
非常高兴来到母校跟大家做一个交流,在这个过程中间再次祝贺人民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成为国家首批25家顶端智库之一。我们感觉人民大学这块做的非常突出,突出在哪个方面呢?一方面做的成果比较多,另一方面也成为人才的凝聚之地。前一段曹教授还在我们那里,过几天才成了人大教授了,所以这种人才凝聚才会使这个地方不断发展。
我针对这两个方面跟大家做一个交流,第一方面我做一个简单的评述。实际上今天讨论这个问题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议题,这个议题说它重要,重要在哪个地方呢?一个方面,你看一下它本身前面加了一个SDR,加了SDR就意味着是中国经济进入全球化背景下的宏观调控框架。在这个过程中间,我们知道说这个事重要,可以体现这么一个特点,我不知道中国有多少个部门,多少个专家几乎是把中国重心都放在这个问题上了。因为包括发改委,人民银行,像我们的很重要一方面工作就是干这个事。所以今天讨论这个议题是非常重要的。
咱们这个题目在讨论中间,我体会咱们给的结论也非常突出,比如分了短期、中期和长期。短期解决什么问题呢?短期解决稳定问题,中期解决结构调整问题,长远是构建了中国适应未来发展的经济金融监管,就是宏观调控的框架。所以他是不同时期有不同任务,长远来讲又能满足要求。在这个过程中间特别值得关注的就是他分了两个环节,这两个环节一个是对中国经济发展模式做了很深入的论述,这里面在分析中间把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分开了,就是服务业。中国这几年发展中间正好是可贸易的发展模式促进了制造业的发展,而制造业带来了产能过剩,而另外一边带来的是消费和服务业不足,这个结论就是未来发展模式的转变。同时又对中国国际收支这块做了很深入的问题,分析了现在这种国际收支管理模式,我们现在是储备增加,资本项目顺差,都是顺差,但是将来有可能伴随而来的是个人资本流出,国家整个外汇储备慢慢减少。这个就涉及一个很大的问题,外汇储备会不会没了?在这个过程中间,通过一些逻辑分析,得出一个很重要结论,就是对中国经济增长的目标,对供给和需求的关系,总供给和总需求的关系,甚至包括经济发展模式的转变,甚至财政的作用,甚至包括债券市场如何发挥作用,都做了一个很深入的分析。所以,我们在这里面感觉到刘院长、曹教授他们费了很大的精力,在这里面把整个框架做了很透彻的梳理,最后给出一些政策的很完整的体系。
第二个方面,我想就相关方面,就目前或者下一步我们的政策走向,根据这个框架做一点简要的评述。在这里面我们首先关注一个问题,就是中国下一步到底宏观政策目标定位应该在哪个地方?宏观经济政策里面我们知道五个目标,经济增长、物价稳定、充分就业、国际收支平衡、金融稳定,就是按照这五个方面来说。我们觉得这五个方面表面上看是两个,实际上是两个目标最为核心,因为经济增长有了,实际上就业问题基本上就差不多了。然后物价也不是目前特别关注的问题,国际收支和汇率实际上是对外非常重要的指标,第一个字表就是经济的合理适度增长是一个重要的指标。所以,当前或今后一个时期两个最重要的指标,一个就是经济增长,保持在适度的合理区间之内,同时国际收支平衡和人民币汇率保持基本稳定。这两个指标有了,我觉得方方面面的问题可能就不会引起比较大的关注,会使我们整个操作变得相对容易一些。如果是这样的话,哪几方面的措施应该是最重要的呢?我提四个方面的措施,大家可以感受一下。
第一,稳步推进“三去”,就是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在这个过程中间,我们看到一个什么情况呢?这么几个角度,如果完全按照市场化角度去库存,一般至少五到七年时间才能完成,这个完成我觉得我们中国做不到,假如这样的话,我们十三五不好办了,后面也不好办了,所以时间不允许完全市场化的手段。第二,对经济增长,一般去杠杆和去库存也会导致大约0.3-0.4的GDP的下降,这个过程中也会让我们感觉着急。第三,去产能、去库存,带来银行不良资产增加大约可能增加1%左右,如果是适当的去,还不是太高的去,大概达到1%左右的不良率的上升,这也是很严重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稳步的推进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是未来发展的很重要的方向。
第二,关于如何把握总供给和总需求合理的平衡。也就是说怎么叫适度的扩大总需求,在这个基础上推进供给侧改革。这里边还是要实行积极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积极的财政政策里面应该把我们的赤字率从现在的2.3%左右,是不是升到3%左右,或者4%左右,不同的专家都提出来了,但是总体来讲应该发挥财政政策的作用。同时,从货币政策角度来讲,还需要保持货币信贷的合理稳定增长,再加上今天报告里面也特别强调了投资,投资的作用短期是稳增长的需要,短期是需求,长期是供给,所以两个方面是挺有效的政策,所以投资还是需要做。
第三,关于国际收支和汇率。这里面我们觉得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中国是一个大国,我是一个大国的情况下,我整体上要保持资本流动、货币政策和汇率这几个方面合理的协调。虽然我们不能完全用所谓的“不可能三角”来指导我们的政策,但是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些借鉴,我们要保持一个合理适度的平衡。同时在这个过程中间,我们看到有一个状况,就是我们赞同刚才这个报告里面特别提出来的发挥债券市场的作用,因为债券市场的作用是属于未来中国要走向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能够实现调节平衡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2015年第四季度以后发了很多财政短期国债,包括央票,但是咱们这个报告里面对央票这两个关系又做了很深入的分析,分析结论就是说这两个不能合在一块,合在一块有问题。同时,我们知道在这个过程中间,未来中国的发展不能简单的靠外汇储备的增加量来看,因为你可以想象,刚才有一位专家说了,美国外汇储备只占了不到一千亿美元,相当于从长远来讲中国也不可能持有那么到的外汇储备。但是,我们只是把本外币平衡过程中间达到合理适度,而最终使我们中国央行资产负债表是比较合理的体系,当然这个中间需要一个挺长的时间才可能达到,但是在短期来讲需要做好相关的协调。
第四,关于国际政策的协调。国际政策的协调,我们觉得有这么一个角度,国际政策协调也需要注意把握时机,一般来讲,我体会美国最好的时候,你协调不了,就是美国的日子最好过的时候,不对美国产生威胁的情况下,你协调很难。同时,你还得知道世界到底关注什么问题,你才能去协调,世界关注的问题是全球经济增长,全球经济增长里面,全球贸易速度又下降,2015年全球贸易速度是非常低的,因为咱们中国贸易是负的6.6%,咱们的占比还从12.2%上升到13%,你可以想象全球贸易下降的幅度有多大。同时全球还担心一个什么事呢?担心经济金融稳定和互相之间的影响,这才会有G20峰会里面,为什么把相关的这些议题,这些角度都在G20会议里面得到讨论,因为你讨论的问题必须是国际上最关心的问题,才有可能发挥作用和影响。这个时候我们觉得能选择一个比较好的时机,通过全球的稳增长,包括货币各方面的协调,货币的协调要做到另外一个程度,比如你说整一个什么所谓的广场协议,美国可能不干。但是保持一个汇率不再竞争性贬值,这个东西美国人爱听。你得用全世界通行的语言才能达到目标。但是,如果有可能做到的话,比如像结构性的调整。当然这一切都需要我们在深入研究基础上提出合适的方案。祝愿在刘院长和曹教授的带来下,咱们学院的成果越来越多。谢谢大家!

友情链接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