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关注
后SDR时期中国宏观政策框架如何调整

中国财经报讯 2月27日,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举办的2016年第一季度的“中国宏观经济论坛”发布了“后SDR时期中国宏观政策框架的重构”的主题报告,与会专家对报告进行了解读,并对中国经济政策下一步如何调整给出了建议。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曹远征表示,新常态下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框架亟须调整,最紧迫的是解决去产能和去杠杆交互作用所带来的宏观经济波动风险,这需要政府提高财政赤字,而债券市场的开放和发展是可行的突破口。首先,处于大调整期的中国经济,将会更加频繁地面临金融失衡积累乃至泡沫的产生和破灭,因此在宏观调控中,增长和就业目标的重要性相对下降,宏观经济短期稳定性重要性凸显。其次,人民币加入SDR引导的金融大开放,将我国金融体系全面暴露在国际金融冲击下,缺乏深度和广度的国内金融市场会扩大这种影响,我国金融脆弱性显著提高,要求宏观政策框架中纳入金融稳定目标。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陆磊表示,去杠杆首先要去企业杠杆,因为它的杠杆率最高,但在去杠杆过程中要避免的是强势去杠杆所带来的债务链的问题和金融层面不稳定,同时要防范不强势去杠杆而形成僵尸企业拖累银行的资产负债表问题。应警惕上世纪90年代前期和中期困扰韩国和日本的僵尸银行现象。陆磊强调,好的目标在具体的操作和执行当中会遇到很多子目标的牵扯,会影响宏观调控最后的效果。因此,必须考虑周全。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所长、财新智库首席经济学家何帆认为,当前的经济形势仍需要刺激政策,当然要与以前的刺激政策有别,货币政策不可能用2009年那样极度扩张的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可以更积极,但不是像过去那样投资“铁公基”,而要投到人力资本上,需要把在过剩产能工厂流水线上的生产女工转化为医院里的护工。这样既可以解决过剩产能行业的失业问题,又解决了医疗服务行业的劳动力短缺现象,以此类推,服务业就不难发展起来了。当然,他认为有很多投资不一定是政府自己做,可以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给私人部门提供更多的需求机会。   “后SDR时期中国宏观政策框架的重构”主题报告,特别强调在配合新常态下的结构调整时应重视和强化财政因素在金融发展和稳定等问题上的作用。即,在财政支出方面,取消针对企业投资和生产行为的各项优惠或补贴,改变大方运用财政资金进行直接结构调整的做法。相对增加教育、医疗、基础设施、社会保障和社会安全网方面的支出。在财政收入方面,切实降低企业税费负担,清理各种不合理收费,营造公平的税负环境。   报告还强调,为了更有效地解决财政赤字的融资需求,需要大力完善国债市场。首先是改善国债的品种结构、增加短期国债发行规模和频率,提高国债市场的流动性,为中长期国债的发行营造有效的国债市场环境。其次是统一国债市场,打破银行间市场、银行柜台市场和交易市场的分割状态,形成统一的国债价格形成机制和合理的国债利率期限结构。国债市场的发展和完善,不仅是财政自身的需求,也能为货币政策操作和金融体系的发展与完善创造有利条件。   与会专家一致认为,转变国债发行模式和方式有五点好处,能够为财政赤字提供可持续依赖的融资模式,有助于提高价格型货币政策手段的操作效率和传导效率,有助于解决央行资产负债表的币种结构失衡问题及其对货币政策操作的制约,有助于提升人民币资产作为国际范围内的安全性和流动性资产的地位,以此打破利率与汇率之间的平价关系及其对我国货币政策的制约,为我国吸引和管理非FDI私人资本流动创造最关键的条件。 原文链接:http://www.cfen.com.cn/dzb/dzb/page_7/201603/t20160301_1798254.html

友情链接     Links